?
《路遥笔下——孙少安与田润叶的爱情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22-01-18    

  当少安看到润叶写给他的纸条时,一股巨大的暖流瞬间从他心里流过,他怔怔地站在马路边幸福的哭了……

  少安与润叶从小就青梅竹马, 两小无猜。在他们小的时候,两人一起上学,一起玩耍。在学校当润叶被同学欺负了,少安总是第一个冲上去帮润叶。那时,少安家穷常常吃不饱饭,而润叶家则稍微比少安家强些。因此,润叶常常从家里偷偷地带些吃的东西给少安。有一次,他们在外面玩耍的时候,少安的裤子破了一个洞,润叶从家里拿来针钱,有模有样的给少安缝了起来。从那时起,村里那些调皮的小伙伴就戏称:润叶是少安的老婆……

  只是那时候他们都还小,两家的经济情况相差不是很大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润叶家里的生活一天比一好。而少安家里的日子则越来越“烂包”。就这样,高小毕业后两人的生活开始分道扬镳。一个回村参加劳动,一个留在县城当起了教师。尽管,那时润叶哭着、喊着、求着家里人帮少安和她一块继续去县城上学,但终究还是没有挽回他们没能在一起上学的现实。

  正所谓:“男大当婚 ,女大当嫁”。同样在县城医院工作的她二婶的同事看上了润叶,要撮合润叶和自己的儿子李向前好。面对二婶的一次次好心劝说,面对李向前家人一次次强大攻势,润叶的心到了崩溃的极点。她很想跑回石圪节村找少安表白一下自己一直藏在的心里面的“秘密”,她多想让少安知道她此刻的心情,她又是多想知道少安心里的想法。只是奈何世俗的眼光,怕被人看见误会所以才托少平带信给少安,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去县城一趟有要紧事。

  只是少安忙于生产队的事情,就一直拖着。心急的润叶等不来他的少安哥,就借故亲自跑回村里找少安,可惜没能见到她心爱的人。润叶一个人怅然若失的座着车回到了县城……

  当少安的姐夫王满银因贩卖老鼠药而被公社批评劳教时,在少安愁苦无人求助时他想到了润叶。因为润叶她二爸是县里的一把手管这事,所以就到了县城找润叶。

  少安的突然到来,让润叶心里着实大为钟拉激动、心喜。她忙前忙后,还带着少安去国营食堂吃饭,少安的心里很感动但也显得很局促。他们一起沿着县城逛了一圈,又一起爬了古塔山,又一起聊了很多儿时的话题,回忆了很多美好的东西。尽管润叶有意无意地不时向少安暗示自己的少女心,可少安却一先放蜷直避而不谈。润叶不知道该如何在心爱的人面前表露自己的心事,措绳度看着眼前的少安她觉得很近却又很遥远……

  当润叶送少安回村时,她羞红了脸往少安手里塞了一个字条,头也不回地向着人多处走去。那一刻,她是多么希望少安能够明白她对他的心思啊,她又是多么的渴望听到或收到少安同样的表白啊……当少安展开手里的纸条时,一行清秀的字迹映入他的眼帘:

  一股从未有过的幸福瞬间涌入他的心中,让他感到惶恐、被爱的惶恐。他站在路边大哭了一场。

  少安不是没有想过与润叶的事情。只是因为两家经济相差悬殊,润叶的父亲是村里的书记,她二爸又是县里的领导,她又是人民教师;而他什么也不是,一个“烂包”的家庭还要供弟弟妹妹上学,他负不起彩礼钱。他觉得应该找一个和他相差不多的家庭的女人,找一个能够和他一起共同扶持这个穷家薄业的女人。而对于润叶他只有不忍心的伤害与割舍……

  孙少安说这句话的时候,田润叶即将嫁给李向前。他自己已经开始和贺秀莲过起幸福的小日子,他已经渐渐地放下了对润叶的感情。

  对于少安来说,润叶在他内心掀起的暴风骤雨已经平息了,现在只留下一些细微的痕迹;代之而来的是贺秀莲温暖的感情抚慰他风暴过后的心灵。

  听到润叶即将结婚的消息,他其实是替田润叶感到高兴的。在他看来,润叶找到了比自己更适合的人,她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。只是他不知道,这在外人眼里所谓的“幸福”是润叶所不愿的。这就是生活,平凡人的世界!

  “人只能按照自己的条件寻找终生伴侣。就好像种庄稼一样,只能把豆角和玉米种在一块,而不能和小麦种在一起。”